首页 > 纹身杂谈 > 内容
纹身,承载着各自的故事和意义
- 2019-03-18 -

  “与内心的热爱和快乐相比,别人的不理解又算得了什么呢?”

  这个世界上,存在着太多的别人认为:

  别人认为,25岁前要结婚,不然就是条件差,没人要;别人认为,只有拥有稳定的工作,才算是成功的标准;别人认为,对父母的言听计从,才是回馈父母最好的方式;还有人认为,你有纹身,肯定不是什么正经人......

  从小到大,我们被太多的教条、太多的处世规则束缚着了,仿佛是工厂流水线的产物,过着别人的人生,丢失了太多的自我。

  而纹身师,则像是每座城市里的“摆渡人”,用手艺和纹身工具,抵抗着这个世界的枯燥乏味,帮助人们成为自己,而不是其他人。



  初触

  在那个《古惑仔》盛行的年代,称兄道弟和纹身仿佛成为了年轻人之间的一种社会风气。那年阿曦(化名)16岁,一时冲动的他在街边纹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纹身——左手手指的数字12,这是他的幸运数字。他和纹身之间的故事,就这样拉开了序幕,没有豪情万丈的兄弟情,更不是如胶似漆的爱恋,反而有点中二。

  对了,那个纹身花了30块钱。

  价值30块钱的纹身

  对于很多人来说,纹身是一种会上瘾的痛,阿曦也不例外。很快,他便迎来了第二个纹身,这次他老老实实地找了当地一位比较知名的纹身师,那位纹身师又恰好是自己同校的师兄(真的不是我),那位师兄无意间看到了他的绘画作品,表示愿意出钱买他的手稿作为纹身素材。

  那时候他才发现,原来自己一直所热爱的兴趣,是可以实现价值的。

  阿曦的纹身手稿

  不久后,阿曦被一位做纹身师的高中同学带入行。当时他以为纹身和绘画应该差不多,在假皮上练习了一个月之后,他迎来了第一位客人,那是一个阿曦自己设计的英文纹身。然而,他说那次纹身是自己职业生涯的一大污点,因为没有很好地适应纹身机的重量和震动频率,好好的直线,却被他硬生生地拉成了既动感又规律的波浪线,就像这样~~~~~~

  尝试到第一次挫败感后,阿曦内心的落差很大,自尊心受到了非常大的打击,于是在接下来的两三个月里,他都没有再接第二位客户了。

  他说:“纹身这行当真不是开玩笑,纹上去基本就是一辈子的东西,如果操作不当很可能会刺坏皮肤,甚至毁皮。皮肤是这个世界上最贵的,且不可修复的画纸。”


  反对

  在父母眼里,几乎所有的叛逆都是令行禁止的。早恋?NO!我们有自己的想法而反驳?NO!去纹身?NO!NO!NO!

  当我问起阿曦,他的父母是怎么看待他的纹身和从事纹身师职业时,他父母的反应简直跟我爸一模一样。他妈妈曾对他说:“如果你再去纹身就不要再叫我妈妈!”(当时我爸发现我第二个纹身的时候也说过同样的话,果然天下父母都是一条村的。)而阿曦反驳他妈妈的话更让我佩服,他说:“如果你不喜欢我叫你妈妈,我也可以叫你阿姨啊,称呼不是重点,因为你是我妈妈,这是谁都不能否定的事实。”

  其实站在父母的角度,我是可以理解的,由于每一代人所处的环境不同,看待事物的观念自然不一样。他们可能会担心,纹身的药水对皮肤有影响,担心自己的孩子有纹身而娶不到老婆或者找不到好工作,担心纹身师这种晴天赚雨天钱的职业收入不稳定等。哪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工作稳定?身体健康?家庭幸福呢?

  可站在我们的角度,谁说有纹身就一定找不到好工作?身体不健康?家庭不幸福呢?我们只是拒绝活成别人期望的模样,用特定的方式纪念着自己的青春而已。这个时代的纹身已逐渐抛弃了以前的黑社会标签,不良风气的标志,而是成为了年轻人表达自我的一种方式,只要站在客观的角度去欣赏,纹身也是一种追求美感和艺术性的存在。

  疤痕

  纹身,基本上就是一辈子的事情,就算想洗掉,在原来的位置上或多或少也会留下疤痕。

  在阿曦心里,也有这样一道疤痕。

  3年前的今天,也就是2016年2月24日,一次纹身让阿曦和他前妻相遇。她那种不拘小节的性格和精致的五官,让阿曦对她一见倾心。他说,原以为那是纹身带给自己的真爱,然而却像一场龙卷风吹过,爽过之后只留下一地唏嘘。

  那次纹身之后,他们添加了彼此的微信,三天后,他们在一起了;一个星期后,由于前妻还是留学生,他们谈了1个月的异国恋;3个月后,他们有了孩子,第4个月,他们结婚了,短短4个月,他们由闪恋到闪婚。

  为爱赌一把,即使是遗憾的回忆,总比一片空白的青春好。

  没有任何美术基础和纹身经验的她(前妻),由于想和阿曦共同承担工作室,于是学习了一个月的纹身理念。她第一次尝试在皮肤纹身的时候,是阿曦把自己的大腿贡献了出来。他一直忍痛指导着:“这条线刺深点,我没感觉啊~这条线你不要刺那么深,很痛啊!手不要发抖,这条线尽量平点,平点,再平点”。本来一个小时可以完成的纹身,活生生让她纹了三个多小时。第二天,阿曦在她脚踝的位置纹了同样的图案,于是那个几何鹿成为了他们的第一个情侣纹身。

  阿曦告诉我,纹身这门手艺很难用言语去表达和传授,只能看感觉。刺多深?什么样的频率?怎么上色?只有皮肤才能给你反馈。



  其实爱情又何尝不是?听回来的爱情无论悲伤或是幸福,都是别人的,只有自己亲身去感受、体验过爱情,才有资格感叹,这一趟没白来。

  彼此的第一个情侣纹身,为爱赌一把

  答案

  尽管纹身将会越来越普及,也会越来越被大众接受,但毕竟纹在身上的,可能就是一辈子的意义,必须三思而后行。所以阿曦告诉我,虽然纹身也算是一门生意,但有几种情况他是会选择性回避的。

  第一种是情侣纹身,特别是当他们要纹对方名字的时候,他会先提醒,再视具体情况决定接不接这个单。如果领了证,情况就不一样,那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:在特定的时间,纹上属于彼此的图案。

  第二种是高中生客户,还没出来社会实践的他们,一定程度上缺乏自主认知,当下一时冲动的决定,认知成熟后很可能悔不当初。

  第三种是犹豫不决的客户,来到工作室还思前想后的,证明还没下定决心,阿曦就会再三向客户确认,甚至会让他们回去再想清楚,毕竟每一个纹身都要对客户负责任。

  第四种是在国企等类型工作的上班一族,如果客户坚决要纹,他会建议客户选择一些隐蔽的、平时穿衣可以遮盖的位置,毕竟这个社会对纹身有偏见的人和公司仍有不少。

  人生走一遭,每个人都不是均码的螺丝钉,做什么都适合。有些人适合从事摄影、有些人适合从事写作、有些人适合从事销售,而有些人则适合做纹身师,刺画他人路上别样的风景。

  我们终将会找到属于自己的意义和价值,或许我们目前做的事情并不被大多数人所认可,但正如文章开头说的那样:“与内心的热爱和快乐相比,别人的不理解又算得了什么呢?”

  坚持自己的热爱,时间会给我们答案的。

  有些值得被纪念下来的事情,一个日期,一个英文,一个图案,都有属于他们的意义,

  那个有意义的纹身,你想起来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