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ner
首页 > 纹身杂谈 > 内容
纹身教会了我,如何接纳自己。
- 2019-06-06 -

  有纹身的人很酷,玩非洲鼓的人也很酷,有纹身又会打鼓的人简直就是酷上加酷;

  有纹身的人很酷,玩极限运动的人也很酷,有纹身又玩极限运动很溜的人简直就是酷上加酷;




  有纹身的人很酷,凭自己努力在行业里混有一席之地的也很酷,有纹身又努力的人简直就是酷上加酷。

  不接受反驳,来咬我啊!

  不是只有纹身才酷,也不是没有纹身就酷,是平衡生活上下里外游刃有余的人才酷。

  不轻易批判,不轻易情绪,不轻易伤人,不轻易倒戈,无论是纹身狂魔亦或小白,坦然自之并不抨击,大海广平又易拿易放。

  我喜欢纹身就像喜欢非洲鼓一样,迷恋且上瘾。

  总觉得纹身不是表浅的一个图案,即便承载者只是因为喜欢选择,创作它的人也定是有些缘故,每个图案都充满情感,鲜活有生命力。

  我爱非洲鼓的原因尤其简单,总觉得它和纹身一样,看着简易却有难琢磨的底蕴,看着轻飘却有着深厚文化的基础,看着平凡却有着打动人心的魔力。



  非洲鼓节拍不多能打到极致的人却很少,纹身手法不多能纹到顶尖技艺的人也总是少数。

  那些倔强的非洲鼓更像倔强的纹身,只等最适合的人。

  即便我不想承认,纹身也让我变得更加随性自在,连玩非洲鼓的人都听出了我节拍的欢快。

  我能够克服自己内心的恐惧,更好地正视自己,敞开心门拥抱这一切,都是源于纹身。

  我不再刻意规避别人的眼光,也不会再怯懦地缩在一旁打鼓,我露出纹身,大胆欢跳,豪迈叫喊,热情洋溢。

  那些有纹身弹鼓好听的人,都不是因为纹身才让声音美妙,但确实鼓不是谁都会玩,纹身也不是谁都会纹,更不会是谁都懂。



  甚至曾经有人会大言不惭,认为有气质的人纹什么都是艺术,没气质的人纹什么都是痞子。

  其实无论是有气质还是平庸,内心灵魂的清透更为重要。

  我们心里都住着一片海,我们都是有情怀的人,不然怎么会看上纹身呢,嗯?